当前位置:主页 > 汽车资讯 >

骑友不幸遇难,同行者被判赔偿 | 落坡岭案后,我们该怎么骑车?

2018-01-05 来源:互连网整理

  自上周落坡岭案二审结果公布以来,因为一审结果放下心头大石的骑友们,再度感受到了愤怒、惶恐,甚至是无能为力。

骑友不幸遇难,同行者被判赔偿 | 落坡岭案后,我们该怎么骑车?

落坡岭案 - 始末

  

  2015年9月12日

  骑友A哥在与骑友骑行前往门头沟安家庄河滩活动中,与落坡岭铁道口附近,,不幸遭遇摔车事故,终因重度颅脑损伤,伤势过重,不治而逝,享年53岁。

  2016年9月8日

  A哥家属以“生命权、健康权、身体权”纠纷为由,上诉至门头沟法院,起诉北京市自行车运动协会和上述七名骑友,要求赔偿各类损失约147万余元。

  2016年11月3日

  本案在门头沟法院举行第一次庭审,双方已经递交了诉状、答辩状以及相关证据。

  2016年11月17日

  北京市门头沟区人民法院对本案进行了第二次庭审。

  2016年12月27日

  一审法院判决驳回了原告的全部诉讼请求,被告胜诉。

  2017年1月11日

  原告不服一审判决,上诉至北京一中院。

  2017年9月

  北京一中院二审判决撤销了一审法院判决,改判被告7名骑友承担共计38000元的赔偿责任

  据二审法院判定,同行骑友们在事发前已经尽到了一定的注意义务,且在事发后积极参与救助,尽管如此,他们仍需要对遇难骑友进行部分赔偿责任。此判决一经公布,让普天之下无数骑友深感寒心,也让更多疑问与困惑纷至沓来。

骑友不幸遇难,同行者被判赔偿 | 落坡岭案后,我们该怎么骑车?

以后还怎么组织活动,

  大家一起签合同吗?搞得没劲。

  ▲@Berlin9857

  什么狗屁法官,这是钱多钱少的问题吗?

  这是原则问题,是性质问题!

  今后谁还敢组织活动!

  说什么不要因噎废食,有这么简单吗?

  ▲@天空自逍遥

▲@骑狼

  真正的肇事者逍遥法外,拿自己人当替罪羊!

  如果没有同行的车友,

  那就得告当地的公路局和自行车厂家了,

  什么破路怎么样这么多的坡和弯啊?

  什么自行车怎么没有安全气囊啊?[疑问]

  ▲@一“建”如故

  死者的家属,

  就跟跌倒了再讹诈扶的人一样,是个人渣,

  社会的公平正义和谐就毁在这帮人的手上。

  为了3万多块钱和朋友反目成仇,值得吗?

  今后走路都不要和这些人走在一块儿,

  离人渣远点儿。

  ▲@谢伟毅

  我有句mmp不知当讲不当讲

  ▲@松果

  为什么不判所有参加活动的人一起赔,

  而是回去救人的人赔[破涕为笑],

▲@电兵飞不起来

  有什么办法或者措施避免类似情况的发生

  是活动组织者最关心的问题。

  如果这是个判例,那以后谁还敢组织骑行活动啊?

  ▲@红烧肉GO

  我能说脏话么?

  ▲@Focker Zhang

  抚慰金和赔偿是两回事,

  抚慰金再给多点都没事,

  但一旦定义为赔偿,

  那么对以后相约骑行的人来说这就是一个顾忌。

  可能团体为了不想负上这种责任不再搞骑行活动。

首页 | 新闻 | 财经 | 军事 | 百科 | 科技 | 数码 | 汽车 | 游戏 | 娱乐 | 体育 | 文化 | 教育 | 房产 | 旅游 | 健康 | 女性 | 明星 | 美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