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7-11 10:24  财经资讯

(原标题:起底坠亡董事长“砍头息” 银行流水牵出重重疑点)

证券时报记者 李小平

7月9日,金盾股份副总经理、董秘管美丽和法律顾问向曙光律师又一次在杭州萧山机场汇合,目的地是河南郑州。此前,两人已经应约将接受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采访,但河南法院方面的一通临时电话,打乱了这场事先约定的采访。最终,记者在杭州市区到机场的车上以及机场大厅完成了采访。

7月4日晚,金盾股份发布了一份《关于收到裁判文书的公告》,原告单新宝、河南合众中小企业信用担保有限公司、白永锋与金盾股份的债务诉讼(其中单新宝2宗,下称“长葛四案”)二审判决,金盾股份全部败诉。随后,管美丽在其个人微博上发文称,金盾股份在河南遭受司法不公,请求共同维持上市公司合法权益。

管美丽的“喊冤“,在市场上引起了广泛关注。证券时报记者也试图通过这次采访,最大限度还原坠亡董事长周建灿的砍头息真相。

还原“砍头息”

周建灿生于1963年,浙江上虞人,金盾股份创始人、实际控制人,持有公司19.72%的股份。作为一家最高市值过百亿元的A股上市公司董事长,再加上旗下金盾控股集团的资产,周建灿的身价曾高达数十亿元。

按照常理,在民资富庶的浙江,周建灿找人借款不应是难事。但是,浙江的民资放贷也有自己的交际圈。据了解,2017年下半年,嗅觉敏锐的浙江民间借贷圈,察觉到了周建灿偿债压力,已将其列入“危险名单”。

迫于巨大的资金需求,周建灿只能四处筹钱,借款的对象也就越来越远。河南、重庆、湖北、广东等地,都成为周建灿筹钱的地方。周建灿在2017年下半年发生的民间借款对象,大多发生在非浙江地区。

2018年2月11日,金盾股份收到河南省长葛市人民法院的民间借贷诉讼通知。起诉理由是:2018年1月9日、1月10日,单新宝与金盾股份签订了《保证借款合同》,分别为2000万元和1000万元,期限分别15天和10天。约定还款到期后,被告金盾股份拖欠借款本金未还。

金盾股份法律顾问向曙光称,在诉讼发生之前,单新宝已经与周建灿之间有过多次借贷往来,累计借贷金额约8000万元,借款都是支付到周建灿的账户。2018年2月11日收到的关于单新宝的3000万元诉讼,属于新增借贷,该笔借款也是支付到周建灿的账户。

根据周建灿借款的经办人张汛(时任金盾控股集团投融资部负责人)的说法,早在2017年9月29日,周建灿就与单新宝发生了第一笔借贷,金额约1500万元。后张汛因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已被公安机关立案侦查。

据张汛称,周建灿原来与长葛方面没有打过交道,其向长葛方面的借款也都是经中间人介绍,第一次河南长葛的人来借款的时候,周建灿本人亲自参加谈判。但后面发生的若干次借款,周建灿本人没有参与,都是张汛按以前的模式进行操作。

银行流水来看,在周建灿与单新宝发生第一笔1500万元借款时,张汛事先预付180万元给单新宝。同时,在向周建灿支付1500万元借款之前,单新宝的银行账户,其实也没有1500万元。那么,出借给周建灿的1500万元所需款从哪里来?银行流水还显示,有多个他人账户,分多次向单新宝账户汇款,再加上张汛事先预付180万元利息,才凑足了1500万元。

这种民间借贷关系,出现两个问题:砍头息和套路贷。

何为砍头息?业界的说法指的是高利贷或地下钱庄,给借款者放贷时先从本金里面扣除一部分钱,这部分钱称为砍头息。

“在民事诉讼中,我们没法查询银行流水的,只有法院、公安等才有这种权限。”向曙光称。根据相关银行流水明细以及付款凭证显示,单新宝自2017年9月29日起,就和周建灿发生过多笔借款往来,借款通常在10-15天,每笔借款发生当日,均由张汛从其账户预先支付砍头息,砍头息支付金额通常是借款金额的8%-15%不等。

周建灿与单新宝的第一笔1500万元借款,借款期限为12天。按照180万元砍头息来算,日均利率1%。

管美丽称,单新宝等人和周建灿发生的借款以及砍头息支付金额计算,借款日息实际上在1%左右,年化高达360%左右,是名副其实的“超级高利贷”和“砍头”息。

根据相关银行流水明细以及付款凭证显示,周建灿从长葛四案原告合计借进的14000万元中,当天支付的砍头息合计金额达到1628万元,砍头息的收款账户分别为:单新宝本人、杨莉、芜湖华天、林川川。其中杨莉除了代表单新宝收款,还代表芜湖华天收款。在单新宝借给周建灿的款项中,杨莉收到砍头息之后又立即支付给了单新宝。

  

上一篇:苏宁以旧换新的“龙虾局” 下一篇:[财经]高校替课月入数千是真的吗?惊呆!替课催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