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7-10 08:11  财经资讯

  文/新浪财经意见领袖专栏机构 星球商评

星球商评:真假花木兰

  几天前的女足世界杯上,真人版《花木兰》播放了预告片,片中的花木兰遭到了所有人的吐槽:

  这根本不是花木兰。

  6月20日,控制了三家上市公司,有着“商界木兰”称号的罗静,被上海警方带走。

  这么大的事情,罗静的博信股份愣是隐瞒了15天。这期间,博信的财务总监也被警方带走,董秘和证券事务代表从容辞职。15天后的7月5日,博信股份终于公告董事长罗静被刑拘。

  一石激起千层浪,本周一,博信股份股价剧烈波动,罗静控股的港股上市公司承兴国际股价直接暴跌八成,市值蒸发接近40亿元。

  博信股份公告后,媒体们挖出了罗静被捕是因为发行金融产品融资最终暴雷,被人以经济诈骗罪报案。据说,报警人是另一位“商界木兰”:

  诺亚财富董事长汪静波。

  7月8日,在美国上市的诺亚财富公告,子公司歌斐资产向承兴国际提供了34亿元的供应链融资。消息一出,股价最终暴跌20%,市值损失5亿美元。

  大星一位做资管的朋友说,6月份罗静找汪静波谈了一次,说可以先兑付一部分。这几年,汪静波的办公室接待了很多老板,其中有些人也说过类似的话:

  老汪直接报警了。

  截止目前,包括诺亚财富、湘财证券等多家金融机构被曝出涉及罗静和承兴国际的欺诈案,商界木兰手法非常单一,就是用京东和苏宁的应收账款合同。在云南信托的云涌01号信托计划书里,承兴说苏宁欠款53亿,京东欠款17.5亿元。

  苏宁的朋友都告诉大星,根本没这事儿,承兴就是他们普通的供应商,采购合同都是伪造的。京东的朋友说:

  大概只有一百万的合作,我们已经报警了。

  2017年,罗静通过广州承兴收购了A股上市公司博信股份,转型做起了智能硬件,大星研究了博信的财报,此前他们曾向京东缴纳了一笔10万元的保证金。

  21世纪经济报道梳理了央行征信系统里登记的双方58份笔交易记录,累计交易规模在百亿以上。对此,京东全部否认。

  之前博信很多智能硬件产品的首发,,都选在了京东。CEO吕志虎在接受采访时表示,之所以考虑京东,是因为之前双方就有着许多的合作。博信的这些智能硬件产品,苏宁也有销售,京东朋友说:

  有我们能没苏宁吗?上次暴雷的斐讯他们也没少卖!

  去年博信的财报里,智能硬件的收入增长了60倍。但是在年报审计时,审计事务所发现,博信的收入确认和应收账款的坏账计提存在着风险,有左口袋出右口袋进的嫌疑。

  从4年前起,罗静的公司对于融资一直特别饥渴。

  比如博信的母公司广州承兴,2016年融资高达33亿。从2015年开始,广州承兴又向诺亚借了34亿元。此后,他们还发行了数期信托,不久前更是将其所持有的博信股权全部出质。

  同时发生的是,广州承兴的应收账款从2016年开始就越来越多。很多人纳闷儿,罗静为什么需要那么多钱。

  2013年底,罗静的广州承兴体系内孵化出了一家P2P公司:六六投资,实际控制人叫罗伟。这个P2P没少替大股东广州承兴搞自融,罗静从那会儿开始,就没少用应收账款转让这招。据中国经营报报道,六六投资存在一标多发,融资来源不明,缺乏担保等问题。

  2016年11月,六六投资宣布全部清偿后退出停业。王朴石问大星:

  会不会是罗静把从机构搞来的钱还给P2P投资者了?

  大星拿到了一份歌斐资产6月24日发给投资者的内部信,里面说借钱给罗静的创世核心企业集方私募基金六期:

  延期兑付半年到一年。

  

上一篇:外企对中国营商环境有信心(锐财经) 下一篇:7月10日国内四大证券报纸、重要财经媒体头版头条内容精华摘要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