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7-07 15:12  财经资讯

  美国10年期国债收益率于在上周又一次跌至2%以下,德国、新西兰等国的10年期国债收益率也纷纷跌至历史低位。近期发达市场国债收益率的显著下跌,再次引发市场对经济衰退风险的担忧。一些机构认为,2018年以来全球宏观经济增速趋势性下降,增长效率持续低迷,传统增长引擎对经济的拉动作用减弱。

  全球经济不确定性增加,在此情况下中国经济将受到怎样的影响?如何寻找新的增长引擎?财富管理是否需要据此调整?在正在召开的“2019青岛·中国财富论坛”上,与会嘉宾对这些问题进行了探讨。

  产业政策助力信用扶持

  上海重阳投资管理股份有限公司总裁王庆表示,从中国市场的长期发展来看,最重要的驱动力有三个——劳动力的供给、资本的积累以及全要素生产力的提升。它们是实实在在驱动经济增长的长期动力。

  “货币政策的支持能否有效地传导到实体经济,中间还会有一些不确定性。按照过往的经验,这样的政策调整,应该在未来6至12个月内起到效果,我们需要关注今年三、四季度货币政策对实体经济的传导效果。”王庆说。

  王庆认为,与此同时,一些积极的变化正在体现,比如产业政策正在迅速发力,减税降费和资本性财政支持力度也在变强,这些因素都是从货币支持向信用支持传导的重要支撑。

  王庆还提到,判断经济需关注周期长短。长期来看,市场的确定性上升;但中短期来看,,全球经济不确定性在增加。如果进一步来解释长期发展的驱动力因素,他认为科技进步和机制体制创新有望带来全要素生产力的提升。

  财富管理要分散投资

  目前,市场预期美联储7月降息,同时全球再次面临货币大宽松的局面。对于货币宽松与经济低迷中的各国财富管理行来,瑞士外资银行协会首席执行官马丁·毛雷尔(Martin Maurer)预计,美联储利率变动对财富管理不会有太多影响。他同时强调分散投资的重要性,不能只投到一个国家,或者也不应该只投美元一种货币。

  “要有长期投资的视角,不要只是说利用短期的波动或者短期的配置来获利,要覆盖各个不同的资产类别,要有长期的承诺,规避短期波动。”全美房地产投资信托协会研究和投资推广事物执行副总裁约翰·沃斯(John Worth)表示。

  王庆认为,此前中国财富的积累主要依靠经济快速发展,和中国资本市场的快速发展与增值。在目前中国的财富积累达到一定规模时,当前阶段可以“在存量上做文章”。同时,注重防控风险,在收益和风险之间把握平衡。“可以在存量上多做文章,中国财富的绝对量、大规模背后,结构是不平衡的,公共部门和私人部门之间的不平衡,这个还有很大的改革空间。”王庆表示。

  

上一篇:东航物流递交招股书 联想控股为第二大股东 下一篇:机器人可以成为好的辅导员吗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