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7-07 12:26  财经资讯

  “工信部今年就发了牌照,运营商必须作出选择,但目前只有NSA可选,其实我们期望的是,等到NSA和SA都成熟了再商用5G”,6月27日,一位来自中国移动研究院的人士对经济观察报表示。

  运营商组网有两种方式:NSA(非独立组网)和SA(独立组网)。本质区别在于是否利用4G网来建设5G网。在路径方面,运营商倾向于选择先期采用NSA方式小规模建设,并将最终过渡到SA。

  一位来自中国移动研究院的人士对经济观察报表示,这样做能保证先期提高效率,还能减少采购和投资,然而,也面临网络维护等问题。

  突如其来的商用牌照正在让中国运营商进入“焦虑阶段”,在自身传统收入增长乏力的情况下,他们正在寻求一种能同时兼顾质量和速度、又能降低成本的组网方式。

  “现在整个集团都有一种紧迫感,移动收入逐渐变得弱势,又面对5G的巨大投入。”中国联通(行情600050,诊股)集团大数据首席科学家范济安在接受经济观察报采访时曾经表示。

  合建似乎是选择之一。在5G商用牌照落地后,业内曾出现过一些合建方案,例如中国联通和中国电信合建,但始终停留在传闻阶段。一位来自中国联通的人士在集团获得牌照之后,对经济观察报表示,二者的资金实力决定了需要合作。同时,一位来自中国电信的人士表示,运营商在网络部署上存在利益竞争,两家合建不利于利益分配。

  GSMA大中华区技术总经理刘鸿认为,处于成本压力,无论是国际还是中国,运营商对网络共建共享都有明确的需求,技术上也没有问题,现在让运营商犹豫的主要是商业上能否找到一种利益最大化的共赢方式。

  “5G提前了”

  今年6月6日,运营商们获得5G商用牌照,而按照此前公布的节点,5G将在2020年正式商用。

  运营商在组网上有两种选择:NSA(非独立组网)和SA(独立组网)。由于利用了4G基础,NSA组网速度更快。而GSMA大中华区技术总经理刘鸿认为,SA才可以充分发挥5G网络低时延、大连接的特点,有能力引入网络切片、边缘计算等一系列新技术,可以为各垂直行业的应用打开空间。“但在网络标准方面,SA的进展比NSA晚了3个月左右”。刘鸿表示,在技术方面,目前即便很多厂家已经具备支持NSA/SA两种制式的能力,但作为一种全新的网络架构,推出后还需要一段时间的完善和成熟。

  同时,5G需要巨额资本的投入,按照中国移动、中国联通、中国电信在今年初的财报会议信息,三家企业共拨出400亿元作为5G预算。6月26日,中国移动董事长杨杰在2019MWC期间表示,“今年前五个月,整个行业收入增长基本处于停滞,甚至包括中国移动的收入已经出现负增长。”

  杨杰认为,随着人口红利日渐消退,流量红利快速释放,行业发展简单依靠规模和流量增长已经难以为继。目前中国移动半尚未公布,根据去年年报,该集团营收7368亿元,同比增长1.8%,其中通信服务收入6709亿元,同比增长3.7%。

  根据工信部披露的数据显示,自2016年开始,通讯业移动数据及互联网业务收入增速开始放缓,2018年已经低至10.2%;而另一方面月户均移动互联网接入流量却在快速攀升,2017年12月为2.69GB,2018年12月则增长至6.25GB。

  中国联通集团大数据首席科学家范济安曾告诉记者,“现在整个集团都有一种紧迫感,移动收入逐渐变得弱势,还需面对5G的巨大投入”。

  NSA/SA选择题

  让用户尽快用上5G,让网络具有更高能力,为5G更多应用和场景打开空间,同时还要注意投资回报。在2019年MWC期间数十个关于5G的研讨会中,运营商的所有讨论几乎都围绕着上述三个目标展开。

  中国移动在2019年MWC期间表示,将以SA为最终组网目标,但先期采用NSA方式小规模建设。中国电信也表示,选择SA和NSA协同建设。中国联通目前没有表态,但选择以NSA组网先期代替SA,是期间研讨会中被反复提到的方案。

  上述来自中国移动研究院的人士表示,组网工作分为核心网和无线网建设,采用NSA,也就是核心网部分只需要将原有设备进行软件升级,这意味着核心网部分只需要很少的采购量。“而硬件上,正在考虑实施4G、5G共用”,该人士表示,简单来说,通过一座基站同时兼顾4G和5G,基站在建网中投资相对较重,,这就是一个成本效益最大化的方式。目前5G的先期建设中,很多用的是在4G建网中采购的设备。

  

上一篇:三峡大坝变形溃堤在即?回应:工程运行安全可 下一篇:“危改”居民签新居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