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3-18 15:33  财经资讯

(原标题:当代东方“屋漏偏逢连夜雨” 两起重组失败又遇金融借款合同纠纷)

近年来当代东方频繁收购累积起巨额的商誉,截至2017年已高达10亿元。正是2018年对盟将威计提了8.76亿元的商誉减值准备,重创了公司业绩

“屋漏偏遭连阴雨,行船又遇顶头风”。用这句话来形容最近的当代东方投资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当代东方”,000673.SZ),一点都不为过。

日前,当代东方同时发布两则公告,分别宣布终止首汇焦点(北京)科技有限公司(下称“首汇焦点”)、浙江永乐影视制作有限公司(下称“永乐影视”)两家公司的重组方案。重组“失利”的同时,公司的业绩也严重亏损。此前当代东方发布业绩预告称,公司预计2018年全年亏损12亿元-14亿元,同比下滑1194%-1376%。

不仅如此,当代东方还涉及一起金融借款合同纠纷,而且也由于公司曾热衷于买买买,使其商誉高悬于顶。同时,公司控股股东的股东单位厦门当代控股集团有限公司与山东高速(600350.SH)投资控股有限公司(下称“山东高速”)签署了《合作框架协议》,山东高速决定对当代东方进行股权投资(不超过29.99%股份),山东高速将成为当代东方控股股东。如今8个月已过去,当代东方易主事宜进展如何?

7、当代东方“屋漏偏逢连夜雨”.jpg

遭遇双重“打击”

近日,当代东方发布两则重大资产重组终止事项公告,正式宣布终止收购首汇焦点、永乐影视100%股权。其中,当代东方筹划收购永乐影视耗时长达两年之久。

根据当代东方当年的公告内容显示,永乐影视是国内一流的影视制作公司,经营电视剧制作发行业务十多年,累计投资或制作电视剧作品30多部。而当代东方在2014年5月斥资11亿元,溢价12倍收购盟将威影视文化有限公司(下称“盟将威”)100%股权后,也成功转型文化传媒行业。

也正如此,在当代东方看来,收购永乐影视会将公司的影视作品制作发行业务规模进一步扩大。彼时,当代东方拟以25.5亿元的交易价格收购永乐影视100%的股权。

而眼下,当代东方表示,因交易各方无法就标的资产的估值以及交易价格等核心条款达成一致、外部环境特别是资本市场环境发生了较为明显的变化,且通过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查询,本次交易对方程力栋所持永乐影视的股权已被杭州市拱墅法院司法冻结,该事项已对本次重组事项构成严重障碍,因此公司决定终止本次重大资产重组事项。

去年6月,当代东方也拟以现金方式购买首汇焦点100%股权,标的估值高达12亿元。对于终止收购首汇焦点的原因,当代东方表示,公司和首汇焦点的交易双方没有能在核心交易条款等方面达成一致意见,而且公司面临的外部环境发生了较为明显的变化,继续推进本次重大资产重组事项面临较大不确定因素。

频繁收购累积巨额商誉

虽然当代东方将重组失败的原因都归结为“外部环境发生变化”等,但不得不说的是,近年来当代东方接二连三地的收购,对公司也造成了很大的困扰。数据显示,2016年,当代东方就新增了34家纳入合并报表的子公司(含间接持股);2017年,当代东方又新增22家纳入合并报表的子公司(含间接持股)。截至2017年,,当代东方商誉高达10亿元。

此外,根据当代东方此前发布的业绩预告,公司预计2018年全年亏损12亿~14亿元,而上年同期公司盈利超过1亿元,同比下降1194.19%~1376.56%。

数据显示,当代东方去年一季报到三季报各报告期内的营业收入分别为2.35亿元、5亿元和5.77亿元,同比增长190%、25%和2%;净利润分别为1.05亿元、1.43亿元和1.14亿元,同比增长607%、360%和238%。

看得出来,去年尽管当代东方的业绩增幅在逐渐减少,但仍有盈利。那么为何2018年会出现如此大的亏损额?公司层面给出的解释是均与全资子公司东阳盟将威影视文化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盟将威)有关。

当代东方称,2018年盟将威影视剧销售情况不佳、回款遇阻,收入大幅下滑,因此当代东方对盟将威进行了全额的商誉减值计提准备,拟计提约8.76亿元的商誉减值。此外,因销售计划变动,当代东方也计划对盟将威的存货进行3.4亿元的计提减值,同时也因为运营资金紧张,导致部分影视剧拍摄计划没能如期完成,公司对盟将威的预付账款也计提0.98亿元的跌价准备。

更引人担忧的是,当代东方最近还涉及金融借款合同的纠纷。日前公司对外发布涉及诉讼的公告,并称公司收到山西省高级人民法院送达的《应诉通知书》、《民事起诉状》、《传票》、《民事裁定书》,公司涉及一起金融借款合同纠纷,原告向法院诉求当代东方向其支付1.5亿元。

  

上一篇:收评:一触即发!深证成指涨逾3%,传统经济板块 下一篇:洪崎:打造民企金融服务标杆银行

发表评论